《非遺由“保護行動”到“學科建設”》


2021年9月26日上午9:00—11:00,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任、《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主編王福州,應邀在我院惠新北里校區舉辦了題為“非遺由‘保護行動’到‘學科建設’”講座。此次講座系我院藝術學系主辦的系列專家講座之一,由中國非遺保護中心副主任郝慶軍主持。

王福州院長從四個維度探討了非遺保護實踐視域的學術考量、“大遺產觀”視域下學科定位、跨學科視域下的人才培養和課程設置等問題。他指出,從2001年5月18日昆曲藝術名列世界首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到2011年6月1日《非遺法》的正式實施,以四級名錄制度為基本特征的保護體系雛形初現。中國非遺歷經二十多年的實踐探索,盡管篳路藍縷但成果豐碩,創造了許多褒受締約國贊譽的“中國非遺保護經驗”。近日,中辦國辦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明確要求“構建非物質文化遺產課程體系和教材體系,出版非物質文化遺產通識教育讀本”,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學科建設已提上議程。王福州院長指出,經過近20年的實踐探索,非遺由保護“行動”向“學科”建設轉向的時機已經來臨。


一、實踐視域里的學術考量


長期以來,非遺的學科建設滯后于非遺保護實踐。但就非遺保護而言,關于非遺的本體、價值、形態、發展規律等基本問題,以及對非遺的保護與管理、傳承與利用等一系列問題認知的推進,都需要依托于學科建設獲得系統的理論指導。我國非遺學科建設首先要從觀念理念、概念定義、體系構建等方面,對實踐視域的非遺保護進行學術考量和反思。


其一是觀念理念。王福州院長認為,要厘清口頭傳統與非遺的淵源。人類文明的傳承賡續主要依賴口頭傳統,即便文字被發明并廣泛應用,人們也仍然難以脫離傳統形式。在今天中國版圖內各民族仍然使用129種語言,還不包括方言在內,因此,口頭傳統可以稱為非遺的第一領域并起著統攝作用。如表演藝術中的史詩、故事、歌謠、傳說等形式,其文化特性和文化價值多通過口頭語言進行歌詠、講述和傳播。事實上,口頭傳統的知識蘊藏和文化內涵與傳統觀念認知存在巨大差距。

其二是概念定義。如若非遺的概念定義以移植借鑒為前提,那么分類體系將很難確定明晰的內部形態和學科邊界,也難以反映傳統文化本質。中國非遺的概念來源于2003年通過的《公約》,隨著保護實踐的深入,對非遺概念內涵的認知,特別是對其屬性及特征的發掘,必將不斷得到深化。但目前而言,還存在一些問題。例如在概念上,主體性原則還沒有得到充分的彰顯。無論是2003年的《公約》還是2011年的《非遺法》皆著重不同社會群體的生活方式,更多兼顧了“外化于行”層面的提煉,而缺少了“內化于心“層面的概括,導致大量充滿中華智慧的文化創造被忽略了;又如在分類上,整體性原則仍存在缺失的情況。特別是中華智慧沒有成體系的基準線,導致大量心智類、精神類、觀念類、宗教類、倫理類、禮儀類遺產等難以納入非遺名錄。中西文化是不同的文明體系,既然非遺倡導尊重文化多樣性,應基于本民族文化的規定性,做將二者融匯、交叉、分制的努力。



其三是體系構建。任何有關遺產的概念、分類和認知皆與其整體性相關。同樣非遺的體系也難以脫離文化遺產的體系而孤立存在。王福州院長強調,物遺和非遺作為兩種存在形態,其實就是硬幣的兩面,互為彼此,相互鏈接,構成文化遺產的有機整體,并呈現出變異性發展過程。非遺自身體系的重新建構須以堅實和富有創意的學術思維為基礎,圍繞概念、定義和分類等進行再認識、再解讀、再闡釋。一是依托“物”找尋文脈,重塑中國自己的知識傳統。歷史地追述傳統文化發生、發展的自然過程,重視日常生活中的手工、技藝和藝術,特別是民眾生產、生活和生計中的工具承載,重拾《尚書》《周易》《考工記》《禮記》《天工開物》等典籍的認知分類和工具形制,讓工具與相應的文明形態相對應,以折射傳統文化的原貌和原真。二是依托“人”找尋文心,對現有體系進行查漏補缺。非遺就是代際傳承的精神文化,表述體系往往與文明形態密不可分,體現于智慧、知識、價值、經驗和技藝等諸多方面。某種程度上智慧就是非遺的代稱也是其體系建構的基準線,更是中華文化的特質品格。


二、“大遺產觀”視域下的學科定位


王福州院長主要從學科性質和學科定位兩方面論述“大遺產觀”視域下的學科定位問題。在闡述非遺學的學科性質時,他指出非遺的學科性質具有“內部形態清晰”“交叉特性明顯”“綜合特征兼具”的特性。非遺學以自身事象及其歷史、風俗、審美方式、價值體系、傳承人以及科學保護和傳承發展為確定內容,研究對象具有廣博性和復雜性,很難為任何單一學科所獨立掌握。其不但具有明顯的多學科融合和交叉性特征,且與人文科學、社會科學以及自然科學混融交叉,因此,要界定內涵、厘清邊界、構建知識譜系和研究方法,打破舊有的學科分野,以主體性和整體性為至高原則,統攝遺產的概念和分類。




在闡述學科定位時,王福州院長強調,2003年《公約》的通過,在遺產形態和價值意義層面賦予了文化遺產更為寬博的框架,在主觀價值觀、象征觀念與表演藝術、手工藝、節日、意識活動、社會實踐等方面突破了物質文化遺產的蘊含。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學科建設既是文化多樣性的根本,更是可持續發展的必然,既有賴于“文化遺產學”的推進,更依傍“大遺產觀”的視域而獲得最終解決。


三、跨學科視域下的人才培養


王福州院長強調,20世紀中后期以來,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互相滲透,知識交叉融合成為大勢所趨。非遺人才培養既要基于非遺領域的人才需求,也要綜合考慮新時代非遺事業的發展趨勢和學科特點。他強調要遵循知識生長邏輯和專業發展現實,完善人才培養標準,構建人才培養體系,探索學科互融的跨學科人才培養模式。


在分析高校非遺專業設置和招生情況后,王福州院長指出,從整體上看,非遺專業和研究方向,基本都是在現有學科優勢基礎上向非遺領域的延伸和拓展,分屬于多個學科門類和不同專業。非遺人才培養應涵蓋職業教育、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等多種層次。應加強頂層設計,結合社會需求情況,加快非遺的學科化建設,加強相關學科間的合作和資源調配,建立職業教育、本科和研究生階段教育培養的協同發展機制,根據不同層次制定相應的人才培養目標和方案。


四、學科視域下的課程設置


新文科建設強調跨學科的深度交叉和融合,通過跨學科專業的知識整合,系統性地解決人文社會科學面臨的復雜問題。在分析目前我國高校非遺學科課程設置情況后,王福州院長指出,高校非遺課程設置要適應新文科發展的規律要求,從大遺產觀視域出發,著眼于中國的非遺保護實踐和社會需求,探索建立符合新文科發展規律的理論與實踐相統一、體現融合和交叉學科特色的非遺課程體系;要以學科統攝基礎理論和教材建設。

在課程設置上,首先要凸顯基礎理論。理論是學科建設科學化的根本。基礎理論課程包括遺產學基礎理論和非遺學基礎理論、認識論和方法論等。其次,專業課程特色化。即突出非遺學多學科融合和交叉的特點;突出各自的學科優勢和特長,打破學科壁壘,整合教學資源,加強不同學科間合作和研學,加強相關優勢學科課程設置和學科間的資源調配。第三,實踐課程地域化。應克服重課堂教學、輕實踐教學的模式,依托所在區域的非物質文化資源優勢,突出和強調區域特色,形成各自的辦學特色。可采取“請進來”的方式,聘請非遺的傳承人以及文化領域專家等擔任兼職教師,參與非遺實踐課的教育教學工作,將非遺學的教學、科研、實踐等融為一體,形成合力。第四,通識課程新文科化。跨學科是非遺學科教育的根本特點。通識課程設置應著眼于新文科建設,立足非遺學科核心問題,拓展相關學科知識,設置符合現代學科交叉融合規律的人文科學、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綜合課程。

最后,王福州院長還為各位學生和青年研究者推薦了部分非遺學方面的著作,并與本校師生進行了現場互動交流。100余位專家、學者與愛好者也在線觀看了本次講座。郝慶軍主任指出,王福州院長作為建構我國非遺學學術體系的建設者、規劃者和領導者,對我國非遺保護工作轉型問題的獨到見解,將給同學們未來的學習和研究以啟發。






                                                                                                           研究生院教務部

                                                                                                        

                                                                                                          2021年9月26日





富彩vip-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