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歸藏 ——院藏珍貴古琴復制項目展

十年前,中國藝術研究院支持了一個院內項目——“中國藝術研究院院藏珍貴古琴復制”。今天,這顆十年前播下的種子,結出了果實。今天下午這個展,很特別。我感覺,就好像在秋高氣爽的收獲季節里,我們一起共賞碩果。

在這里,我有幾點感想就教于各位同事:

一是我們的老院長王文章同志睿智和膽略。剛才說了,這個項目很特別,可以說前無古人。同時為個項目也所費不菲。按照一般的項目的分類和評選方法是排不上的。同時,這樣一個實踐類項目所需的經費也比一般的研究項目要多。但當時的院領導看到了這個項目的價值,還是決定支持。這樣超前的眼光和決斷,值得我學習。

二是以王亞雄為代表的團隊,能夠十年磨一劍,孜孜以求,不為世事紛擾所動,體現了初心、耐心,這不容易。習主席說“浮躁是文藝創作的大敵”。我發揮一下,浮躁是社會病,是我們做任何事情的大敵。但在這個團隊身上,我看到了專業修為,看到了十年的平心靜氣、專注堅持。

三是我們該怎樣看待文化藝術活動。我覺得,文化藝術更像農業。生長緩慢,不確定性很強,時常有得種、沒得收,不能保證每顆種子都出苗、都開花結果,更不會是每顆果實都一模一樣。

它不像工業、不像汽車廠生產汽車,可以批量復制、精確控制、精準測量,出來的產品消除了一切個性和差異。文化藝術活動更像農業,它哺育出的,是有生命的果實,它是為心而生產,是心靈的糧食,它恰恰要求個性、特色、卓爾不群,講究唯一性、忌諱千篇一律。

藝術作品有生命,因而無法復制、無法批量生產、無法速成,只能慢慢從內部長出來。一切被催熟的、類同重復果子和可食畜類,都比較廉價,因為里面含了作偽的東西、不真實的東西,因此也是短命的東西。

杰出的作品可以穿越生命的世代、相處流傳直至不朽。因此,精神的生產、藝術的創作生產,更難、更高級、更緩慢、更具有強烈的個性與生命力。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說到底是中華文化的偉大復興,這要比搞建設、搞經濟更難、更不容易。

最后,我代表中國藝術研究院,再次感謝支持過這個項目的老領導,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原文化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楊志今同志,感謝原文化部副部長、中國藝術研究院原院長王文章同志,特別要感謝這個項目的首席專家、中國藝術研究院文學與藝術創作院的資深研究員王亞雄等項目組的同志們。

秋光正好,碩果熠熠,大器歸藏。十年辛苦不尋常,由王亞雄團隊完成的院藏珍貴古琴復制項目所復制的12張古琴及相關實物和資料,在展覽結束后將全部顆粒歸倉,交由中國藝術研究院文獻與藝術館收藏、展示和研究。

謝謝大家。

韓子勇

2019年9月3日

中國藝術研究院黨委書記、院長兼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任韓子勇致辭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譚平主持展覽開幕式


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名譽所長田青致辭


院科研處處長陳曦介紹項目完成情況


項目負責人王亞雄致答謝辭


古琴家林晨用復制古琴演奏琴曲


項目負責人王亞雄(前右二)陪同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原文化部副部長楊志今(前左三)、原文化部副部長、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王文章(前左二)、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韓子勇(前右一)、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譚平(前左一)在展廳參觀


展廳


開幕式后項目組成員同嘉賓合影



富彩vip-app下载